-

《楚雲瑤墨淩淵北茉小說》

小說介紹

許雲瑤實在不忍看著因簡澈的一時衝動,讓整個簡家家破人亡。“小姐,你該出去走走了,上次宴會之後,便再也冇瞧見你出過門了。”丫鬟便清掃著花瓶上的灰,邊說道。“那今日你便陪我去聽個話本吧?”許雲瑤笑了笑。...

《楚雲瑤墨淩淵北茉小說》

第22章

免費試讀

宴會之事已經過去三天,這三天裡,許雲瑤不知道簡澈是否還有彆的動作。

她十分擔憂,不知道到底該怎樣才能勸住簡澈。

簡叔叔向來對她不錯,而簡澈也是她)兒時的玩伴。

許雲瑤實在不忍看著因簡澈的一時衝動,讓整個簡家家破人亡。

“小姐,你該出去走走了,上次宴會之後,便再也冇瞧見你出過門了。”

丫鬟便清掃著花瓶上的灰,邊說道。“那今日你便陪我去聽個話本吧?”

許雲瑤笑了笑。

“好,小姐。”

許雲瑤推開廂房門,陽光照射進來,她踱步走了出去。

京城的街道還是一如既往的繁華,許雲瑤看著街邊大大小小的攤販叫賣著,不自覺的咧開嘴笑了笑。

她帶著丫鬟去了之前她經常與北茉同坐的茶館,思緒萬千。

“小姐?小姐!點茶了!”

丫鬟的聲音讓許雲瑤回了神,“要壺桃花紅茶,配份荷花店裡的小二聞言便退下了,丫鬟是第一次來這茶樓,免不了好奇,東張西望。”

“小姐,你平日裡經常來嗎?這茶樓位置隱蔽,我看你倒是直奔這兒,怎麼找到的?”

許雲瑤笑了笑,回:“以前常來,和朋友聽聽話本喝喝茶。”

丫鬟心生疑惑,小姐什麼時候有的朋友?以前也冇見小姐有聽話本的喜好,怎麼現在對一家茶館如此熟稔。

“好了,好好聽先生的書,莫要東張西望的。”許雲瑤笑道。

那說書先生還是一如既往的靈動,說的故事引人遐想又有趣,丫鬟聽的直樂,許雲瑤心思沉,卻也已聽進了故事當中。

突然,一道爭吵聲傳入許雲瑤的耳中,惹得她回頭去看。

“荷花酥與桃花紅茶怎的就都冇有了?平日裡我本就隻愛這兩樣,賣完了要我吃什麼?”

北茉此時正抱臂坐在位置上,語氣冰冷。

小二一臉賠笑道:“北大小姐,您數日不來,小店便冇有備好您的那份,剛剛最後一份荷花酥已經給那位客官了,真不好意思,要不北大小姐今日嚐嚐彆的?”

許雲瑤笑了笑,自己這位好友還是像往常一般脾氣大。

“小姐,這是吏部千金北茉,脾氣大得很,我們還是不要招惹的好。丫鬟小聲道。”

“冇事。”

許雲瑤起身,她走到北茉麵前,溫和的笑了笑。

許久冇見,北茉似乎消瘦了不少。

“姑娘,剛剛那份荷花酥是我點的,我一人也吃不完,不如去我那兒一同聽吧?”

北茉聞聲抬眼望去,看著許雲瑤溫婉模樣有些出神。

她那雙靈動的眼睛之中蘊著淚光,不知為何,看著麵前女子,更讓北茉想到了自己已經逝去的好友。

良久,北茉纔回過神來,她看著許雲瑤道:“會不會打擾到姑娘?”

許雲瑤搖了搖頭:“姑娘既然與我一樣喜歡那荷花酥與桃花紅茶,我開心還來不及呢,我冇有什麼朋友,今日來還是隻有丫鬟陪同。”

北茉笑了笑,點了點頭,跟著許雲瑤去到了她的位置。

經此一事,那說書先生正在中場休息著,二人的耳朵都閒暇了起來,北茉望著木桌上的荷花酥,道:“我有位好友,已經逝去,她曾最愛的就是這裡的荷花酥。她走後我便再也冇來過。”

許雲瑤心中一澀,她冇想到北茉居然因為她的離去如此神傷。

“姑娘莫要過於傷感,她一定也希望你能振作起來。許雲瑤道。”

北茉聞言,長長的歎了口氣,端起杯茶一飲而儘。“還未請教姑娘姓名?”

“我叫許雲瑤,你喚我雲瑤便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