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《薑知意陸辰安小說名》

小說介紹

薑敘白已經離去。陸辰安並未隨他一起去,在這之前,還有一個人要等他處理。詔獄。陸辰安坐在主位上,魏璟讓人將葉芷吟待了出來。葉芷吟這蓬頭垢麵的狼狽模樣,哪裡還看得出半點昔日英姿颯爽六扇門女捕頭的影子。她已看見陸辰安正襟危坐在上方,眼裡又燃起一抹瘋狂。春風一度無解藥,他如今能完好無損地坐在上方,便已經說明瞭一切。她滿眼的不可置信:“陸辰安!枉我對你癡心一片,你居然寧願找個妓女,也不願與我一起!”聽到她言語中的惡毒,陸辰安皺了皺眉,並未同她解釋:“我倒是小瞧你了,竟敢與北漠勾結。”...

《薑知意陸辰安小說名》

第2章

免費試讀

薑敘白已經離去。

陸辰安並未隨他一起去,在這之前,還有一個人要等他處理。

詔獄。

陸辰安坐在主位上,魏璟讓人將葉芷吟待了出來。

葉芷吟這蓬頭垢麵的狼狽模樣,哪裡還看得出半點昔日英姿颯爽六扇門女捕頭的影子。

她已看見陸辰安正襟危坐在上方,眼裡又燃起一抹瘋狂。

春風一度無解藥,他如今能完好無損地坐在上方,便已經說明瞭一切。

她滿眼的不可置信:“陸辰安!枉我對你癡心一片,你居然寧願找個妓女,也不願與我一起!”

聽到她言語中的惡毒,陸辰安皺了皺眉,並未同她解釋:“我倒是小瞧你了,竟敢與北漠勾結。”

“那又如何,你可知我費了多大的力氣才進了六扇門。”

葉芷吟聞言大笑,“而她薑知意又算個什麼東西,不過是命好些罷了,輕飄飄一句話,就將我拉了下去。她又能得你做夫君,憑什麼?”

“我葉芷吟究竟哪裡不如她?”葉芷吟眼裡透著瘋狂之色,“你是我的!”

她顯然跟個瘋婆子已經冇什麼兩樣了,從她的嘴裡定然問不出什麼有用的東西。

“我曾視你為戰友,也曾將後背托付於你。”陸辰安冷冷地看著她,眼中燃起一抹殺意,“但是你竟敢通敵叛國,刺殺她,還給我下藥,其罪當誅!”

“不,陸辰安,你不能……”葉芷吟的眼中終於有了一絲恐懼,“你難道對我就冇有一點動心嗎?”

“從未。”陸辰安臉上佈滿了寒霜。

葉芷吟隻覺得心如死灰,還在喃喃說著:“不可能……”

陸辰安無視了她的話,手起刀落,繡春刀上滿是血跡。

他早就該親手了結了她。

……

溫泉宮。

薑敘白剛進來,便見薑知意盯著窗台上的紅梅發呆。

“想什麼呢,這麼入神?”

“表哥。”見來人是他,薑知意不禁鬆了一口氣,她帶著些歉意,“抱歉表哥,我昨夜未找到你,便先行回來了。”

“無妨。”薑敘白打開了摺扇,坐在了椅子上。

“表哥,我為你斟茶。”見他未怪罪,薑知意鬆了一口氣,起身為他倒茶,“請。”

薑敘白接過茶杯,視線卻若有若無地落在了她的手腕上。

察覺到他的視線,將茶杯遞給他後,薑知意有些心虛地將手背在了身後。

“行了,彆藏了。”薑敘白看穿了她的小動作,這樣的行為,看來陸辰安所言非虛。

他無奈地歎了口氣:“身體可有不舒服?”

薑知意的身子本來就弱,薑敘白身為醫者,自然聽說過春風一度,昨夜她應當被折騰得不輕。

“表……表哥,你說什麼呢?”想起昨夜的荒唐,薑知意麪色潮紅,羞愧難當。

知道她臉皮薄,薑敘白也不再多說,待會兒吩咐小昭,給她好好補補就是。

“薑知意,一會兒陸辰安會過來,你可想好了怎麼辦?”薑敘白問她。

“他為何會……”薑知意有些驚訝,“表哥你都知道了,昨夜就是個意外,他知道是我?”

“不然呢?”薑敘白有些無語,“陸辰安隻是中了春藥,又冇失憶,若是連對象是誰都不知道,那他也太渣了。”

“他說他會給你一個交代。”薑敘白看著她,“你呢,是如何想的?”

薑知意垂下了眸子:

“我……不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