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《蘇乘羽和許南枝免費閱讀全文》

小說介紹

許南枝拉著雪兒回到了自己的房間,卓雲一看,大廳上隻剩居然就剩下他一個人,實在冇有意思,於是便也走出了房門,回自己的寢殿去了。天色慢慢暗了下來,蘇乘羽在床上輾轉反側,睡不著覺,這個許南枝,好生奇怪,一邊對雪兒關心備至,一邊又對他滿心在乎,她究竟有什麼事瞞著她呢?...

《蘇乘羽和許南枝免費閱讀全文》

第79章

免費試讀

侍從還想說些什麼,直接讓蘇乘羽給截了下來:“好了好了,多大點事兒,不就是想看看戰馬嗎?就這點小事兒,用得著這麼糾結嗎?看完我就走了,一邊去,彆站在這裡,礙眼。”

試過一聽,趕緊讓了地方走到了彆處去蘇乘羽和卓雲兩個人來到了戰馬前,左逛逛右逛逛,看看這個摸摸那個,好像是在挑選心愛的戰馬一樣。

侍從一看兩人冇有其他的動作,也便不再理他們去乾自己的事情了。

兩人兜兜轉轉來到了餵馬垛草堆前,蘇乘羽伸了一個懶腰,四處看了看,打量了一下,看看是否有人在監視他們,然後拿出了一瓶液體,直接撒上了草堆的上。

“卓雲,你看夠了嗎?看夠了我有些累了,咱們就回去吧。”蘇乘羽給卓雲遞了一個眼色,隨即說道。

卓雲趕快搭茬:“哎呀,你這麼一說,我怎麼感覺我也有點累了呢?那咱們回去吧!”

蘇乘羽點點頭,兩人並肩走出了軍營。

“蘇姑娘,我們做的動作是不是有點太明顯了?”卓雲看著她一臉擔心。

蘇乘羽撇了卓雲一眼:“知道又能怎麼樣?正好給我個理由殺了狼王。”

卓雲額頭上冷汗立馬流了下來,能把殺人說的這麼理直氣壯,蘇姑娘,你還真是個能人呀。

兩人並肩回到了寢殿,客廳裡許南枝和雪兒坐在凳子上,等他們回來,蘇乘羽一進門就看到他們兩個,一句話冇說,轉身就回到了自己的屋子。

卓雲想跟過去,許南枝的一個眼神直接把他瞪了回來,卓雲再一眨眼,眼前的許南枝已經不見了蹤影,他恍然大悟邁著方步來到了雪兒身旁,找了個地方坐了下去。

“雪兒姑娘是嗎?你和蘇姑娘長的真像,要說這替身呢,究竟是誰是誰的替身,還真的說不好呀。”

雪兒,慢慢的轉過頭來,脫去了以往的柔弱,露出了一抹邪惡的微笑:

“誰是誰的替身重要嗎?重要的是現在的羲哥哥究竟愛的是誰?”

卓雲一聽,挑了一下眉,果然是個狠角色,這演技和蘇姑娘有一拚。

“雪兒,姑娘,你說的對,但是有的時候愛還是不愛,眼神中就能看得出來,或許你早就看出來了,隻是一直在騙自己而已吧!”

雪兒也不甘示弱:“愛與不愛,隻能是在愛情當中的兩個人才能感受的出來,至於彆人所說的,那也都是猜測而已。”

卓雲攤了攤手就不再說話,話點到為止,如果一個人想沉迷在美夢當中不想醒來,那麼你怎麼叫都是叫不醒的?

屋子裡,蘇芊雪坐在了桌子旁邊,拿起茶壺,對著自己的嘴就灌了進去。

“怎麼生氣了?還是吃醋了呀?”許南枝跟了進來,然後坐到他的身邊,接過了他手中的茶壺,給她倒了一杯,放在了麵前。

蘇乘羽生氣的把茶杯向前推了推:“喲,這不是大名鼎鼎的許南枝妖祖嗎?怎麼到我這來了?不怕,外麵的雪兒姑娘吃醋嗎?不怕,外麵的雪兒姑娘生氣嗎?你趕快出去,不要到我這裡來,我們已經結束了,說好的不複相見,你就不要老在我麵前晃悠好不好?能離多遠就離多遠。”

許南枝一聽微微一笑:“我怎麼看到一個醋罈子在這裡獨自生氣呢?如果我走了,會不會氣得更厲害了呢?”

蘇乘羽一聽,立馬站了起來:“許南枝,你究竟要怎麼樣?你究竟要怎麼樣才能放過我?我現在不想和你有任何的關係,請你不要老是在我麵前出現,好不好?”

許南枝拿出自己的骨扇,扇了扇隨後說道:“不好。”

蘇乘羽一聽,氣的走到了床邊,撐開被子蓋在自己的頭上,許南枝一看也趕緊走了過來,扯過他的被子,把他抱在了懷中。

“你要相信我,我對你的愛從未變過。”

蘇千蘇乘羽轉過頭看向他,她信他的鬼,男人的嘴,騙人的鬼,她要信了,她就是個傻子。

蘇乘羽掙紮著坐了起來,從身上掏出了一個匕首,直接指向了許南枝:“你走不走?你再不走,我對你不客氣啦!”

許南枝雙手舉起,隨後說道:“我這就出去,你彆傷了你自己。”

隨後,便走出了屋門,蘇乘羽,確定他走了,出去轉身就倒在了床上,然後拉過被子,把自己蓋了起來。

外麵的卓雲和雪兒也是劍拔弩張,許南枝,剛走出來,雪兒立馬變了一副麵孔:

“羲哥哥,蘇姑娘冇有事情吧?我好擔心她呀。”

許南枝回憶,他以溫柔的微笑,然後說道:“他冇有事情,隻是有些累了。”

雪兒拽著自己的耙子,嘟著嘴,一臉不開心的說道:“羲哥哥,你好像對她比對我還要好。”

許南枝趕緊說道:“我對她的關心完全是因為你,如果不是因為她和你長得像,我纔不會這麼關心他呢,而且你要記住,你是我的妻子,也是我唯一的妻子,我們經曆了幾世的情緣,好不容易在一起,千萬不要對我有任何的不信任好嗎?”說完還揉了揉她的頭。

雪兒瞪著亮晶晶的眼睛,看著他一臉的感動,而旁邊的卓雲澤搖搖頭,這麼敷衍的安慰都聽不出來,果然戀愛會讓人智商歸零。

許南枝拉著雪兒回到了自己的房間,卓雲一看,大廳上隻剩居然就剩下他一個人,實在冇有意思,於是便也走出了房門,回自己的寢殿去了。

天色慢慢暗了下來,蘇乘羽在床上輾轉反側,睡不著覺,這個許南枝,好生奇怪,一邊對雪兒關心備至,一邊又對他滿心在乎,她究竟有什麼事瞞著她呢?

忽然一個身影走得進來,蘇乘羽假裝閉上了眼睛,等待黑衣人行動,隻見這個黑衣人脫了鞋子,直接上了床上,蘇乘羽拿出了匕首,向他刺去,黑衣人好像知道他的動作,順勢把她摟在懷裡,把匕首接了過去:“告訴你,小心一些,不要把自己傷到了,怎麼這麼不聽話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