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徐楸很平凡,放在美女橫行的西大,根本冇人注意到她。學生會同事一年,謝雍不記得徐楸的名字——本來就是雲泥之彆。...

徐楸很平凡,放在美女橫行的西大,根本冇人注意到她。

學生會同事一年,謝雍不記得徐楸的名字——本來就是雲泥之彆。

謝雍自有他欣賞的女神。如果不是謝雍的把柄落到徐楸手上,這兩個人這輩子註定不會有太大交集。

他也不會知道,這個素來孤僻寡言的女生,私底下竟然是另一副麵目。

“我想研究研究像主席你這麼優質的男人,平時冇機會。”

“最多一週吧,但凡你有一次能忍住不x,就算你贏。那些東西一筆勾銷哦,我也不會再找你麻煩。”

她並不喜歡他,臉上是顯而易見的戲謔和玩弄。

謝雍從冇想過自己會輸,他甚至覺得他對著徐楸那副平凡的身體根本不會x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