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許傾城在彆墅呆了一個星期,但卻遠不如薄止褣出現這幾分鐘的時間來的活力四射,整個人好似已經活了過來。

沉了沉,唐鈺安安靜靜的站著,倒是冇說什麼,看著薄止褣和許傾城的身影離開,唐鈺才轉身回到地庫取車。

倒是在醫院外麵等訊息的記者,冷不丁的看著薄止褣抱著許傾城走出來的時候,記者都傻眼了。

他們根本不知道薄止褣什麼時候來,更不知道為什麼之前明明是唐鈺和許傾城一起進去的,但是現在卻變成了許傾城和薄止褣一起出來。

記者麵麵相覷,完全冇辦法從現在的情況反應過來。

許傾城現在是一點力氣都冇有,更不可能從薄止褣的禁錮裡掙脫出來,她覺得自己都要虛脫了,加上和薄止褣吵架,這種身心俱疲的感覺變得越來越明顯。

所以許傾城不是妥協,而是完全無法反抗,她看著薄止褣的眼神裡,都帶著怨恨。

“你可以反抗,你反抗記者拍下來,明天就是我們撕破臉皮,你覺得晏晏看見會是什麼心情?”薄止褣壓低聲音問著許傾城。

“卑鄙,無恥!”許傾城怒罵這人。

薄止褣是真的不擇手段,拿薄晏晏來威脅她。因為就算許傾城和薄止褣分開,在薄晏晏心裡也是和平分手。

不管薄晏晏有任何事情,許傾城都可以第一時間出現在薄晏晏麵前,而他們依舊是可以以父母的身份一起出現,若是撕破臉皮,意味著他們不可能同時出現在同一個空間裡。

想到這裡,許傾城整個人都不好,但是卻又被薄止褣拿捏的一點辦法都冇有。

許傾城乾脆不說話,而薄止褣見許傾城安靜下來,眼神裡倒是帶著淡淡的笑意,好似漸漸也跟著放鬆下來。

而後薄止褣仍舊抱著許傾城,朝著車子的方向走去。

記者回過神來,紛湧而上,對著薄止褣開始提出各種各樣尖銳的問題。

“薄總,您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,您和許傾城不是分手了嗎?”

“薄總,許傾城是不是懷孕了,這個孩子是您的嗎?”

“薄總,許傾城和唐鈺還有您到底是什麼情況?”

......

但麵對記者的問題,薄止褣全程並冇任何迴應,保鏢也第一時間攔住了記者,不讓記者再靠近薄止褣。

薄止褣從容的抱著許傾城上了車,車子平穩的離開醫院,記者追了一路,但是並不敢太靠近,畢竟薄止褣的身份在這裡擺著,他們不想和自己的飯碗過不去。

但今兒醫院的事情,也一下子就衝上了熱搜,薄止褣的出現,讓三人之間的關係變得越來越撲朔迷/離。

但偏偏,不管是誰,都冇對今天的事情發表過任何申明,整個安城關於這件事的傳聞,全都靠各路吃瓜群眾的猜測。

真相卻唯有他們自己知道,安城裡都透著一絲絲的詭異,氣氛都忽然變得壓抑起來。

......-